不愤不发,不悱不启

子曰:不愤不启,不悱不发。举一隅不以三隅反,则不复也。
愤:心里想弄明白而还不明白。启:启发。
孔子说:一个人不到他倾全力去尝试了解事理,但却仍然想不透的程度,我是不会去启示他的。不到他尽全力想要表达其内心的想法,却想不到合适言词的程度,我是不会去开导他的。如果告诉他一个角落是这样的,他还不能推悟出其它三个角落也是一样的,那我就不会再多说什么了。

启发式教学,真的能像孔子一样,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吗?这老先生也太NB了点儿,金口玉言啊。
想想自己的课堂,还真是累的嗓疼,仍有听不进的。再有时自学过了,虽然启发了半天却还是不发言,不赶紧讲就觉得要下课了,不讲就留遗憾了。
也许古时候的学堂,就那么些书,读读背背,等自己产生疑问了再讲是自然而然,水到渠成的。而现在每节课40分钟,固定的时间段里有特定的学习任务,就该考虑怎么让学生“愤“让学生”悱”,然后再启发开导他。教学设计的侧重点在于怎么让学生产生疑问,通过什么活动达到不悱不启的临界点。

添加一条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