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本:《呼兰河传》前四章

昨天下午在图书馆看到《呼兰河传》,想起以前电大的毕业论文就是论呼兰河传的什么,书没看过,全是拼凑的。

昨天晚上开始读,到现在读了106页,前四章读完了。

其实读书也没什么难,原来玩儿手机的时间换成看书而已,就是上下班带着书觉得不好意思。

  • 大泥坑和瘟猪肉

东二街上有个大泥坑,每逢下雨,坑大泥深阻人出行,过往路人沿着墙根走都胆战心惊。天好点大泥坑还会把拉车的马陷进去,大家还得抬车抬马,晚上还会淹死鸡狗。这么大一个泥坑在路中间,看着很是奇怪,怎么就没有人想着拉土垫上一垫呢?即使政府啥的不管,住在附近的家户也总该管管吧?但是没人管。

便宜肉是瘟猪肉,大家心知肚明却无人道破,无意被一个倔强的小孩说出来,大家还围着看,监督着他妈妈揍他:大人总该明事理,怎么能把大家吃瘟猪肉的事情说破呢?

真是奇了怪哉,这里的民风真是让人不可理喻。也许,解放前的北方就这样?直到读到“总共这泥坑子施给当地居民的福利有两条”,抬车抬马,淹鸡淹鸭,热闹可以供人消遣;“若没有这泥坑子,可怎么吃瘟猪肉呢?”,才恍然大悟。【15页】

瘟猪肉能这么卖出去,卖肉的人真是高手,能够绑架所有人。这是抓住了人的核心欲望:想吃肉,又不想多掏钱啊。大坑的出现,给了人安慰:便宜的肉,这不是瘟猪肉,而是大泥坑里淹死的猪。哈,俗世中又有多少人拿泥大坑自我安慰,即使发现上当也不好意思说出口,现在的大泥坑都是逐利的商人安排好的——尾货、山寨、高仿品的出现,淘宝上比比皆是此类精明的商人,他们的生意好的到爆。

  • 火烧云

小时候的课文《火烧云》是源自萧红的《呼兰河传》,也许小时候学的时候背过作者简介吧,现在是忘了。当时只觉得写得真美,和小时候见过的火烧云一模一样,印象深刻。

现在忽然在书中看到原文,不禁莞尔,原来是课文中是改编过的。原文中俗不可耐的话,充斥着淡淡的冷漠:他刚想说:“他妈的,你们也变了……”“你老人家必要高寿,你老是金胡子了”“怕是看瞎了眼睛也找不到了”原文读来读去,怎么也找不到小时候学《火烧云》时温馨美好的感觉了。【29页】

原来课文做了修改:他刚想说:“你们也变了……”旁边走来个乘凉的人对他说:“您老人家必要高寿,您老是金胡子了。” 百度了一篇看看,这样给人的感觉温暖多了,感觉好有爱。

  • 童年▪祖父

“我”的童年很幸福,因为有祖父,有后园,有储物室。记忆里满满的全是和祖父玩儿,跟祖父学念诗的事情。反衬着的,是祖母的针和病,父母的冷淡。家,童年,无忧无虑的日子让人眼前发亮。

小时候“我”是很调皮的,经常会用手指头戳祖母的窗户纸,嘭嘭地戳着很好玩儿,直到戳到祖母等在窗外的针上,从此记恨【66页】;小时候“我”是很会撒欢的,后院是属于“我”和祖父的自留地,能无拘无束的奔跑,玩闹【67页】,给祖父帽子插玫瑰花取乐,独自大雨中顶着又大又沉的缸盖当草帽玩儿……活脱脱一个机灵捣蛋的假小子。直到祖母的丧事,有了更多的玩伴,能跑到南河沿,见到比后院更宽广的世界,一切都是那么鲜明,那么新鲜。

祖父教“我”念诗,逗我大声读,早晨念诗,晚上念诗,半夜醒了也是念诗,到后来的讲诗,有个博学有爱的祖父,真好!【82页】

真是令人羡慕的童年。

添加一条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