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奸与消毒剂

亡国奴只有两种选择:要么卑颜屈膝的去做汉奸,要么就挺直腰杆去做消毒剂。

大赤包做了妓女检查所的所长——这是大赤包积极运作,拿女儿的婚姻交换来的结果,可连冠晓荷都不愿在喜报上看到“妓女”二字,而把写成“织女检查所所长”。

祁瑞丰做了教育局的庶务科科长——这是祁老二的胖太太运作的结果,借她二舅的人情。刚当上科长,就嫌弃胖太太的名字不好,“是叫祁美艳好,还是祁菊子好?她原来叫玉珍,太俗气点!”

冠晓荷和蓝东阳,看到有中学校长空缺,就都想做。虽然还没有结果,但总是想做个官儿不是。

上海完了,南京也陷落了!华北政府成立了,选择做汉奸的人们,能松一口气,安心的做官儿了。

钱墨吟终于肯回忆在狱中的经历了。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,只是隔三差五的受刑,皮鞭,美酒,饿肚子,软的硬的一起来。老诗人疑心是与仲石有关,可日本人不问;那就是文化招降了,需要借用文化人的节气了。只是,“敌人是传染病,仲石和一切的青年们都应当变成消毒剂!”老诗人也有自己的选择,“打!打!我没的说!”

不光选择自己做消毒剂,还要告诉每个狱中遇到的人,有机会留着命出去,报仇!

国家亡了,每个中国人都成了亡国奴,没得挑也没得选。能选的,只是两条路,要么做汉奸讨好日本人为日本人服务,要么做消毒剂消灭病毒,跟敌人斗争,报仇。

日子,正在等着其他人做出选择。也许很艰难,也许很无奈,但,终归得二选一。黑即是黑,白便是白,忠奸是非,马虎不得。像小文夫妇的不问国事,一心扑在研究新戏上,怎能行的通?结局只是时间问题吧。

《四世同堂》今天读到408页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