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四世同堂》精美插图欣赏

今天换了个版本的《四世同堂》,这是最新的版本,正文只有590页。比起图书馆借来的,标着足本的,整整少了一半儿。前边我看的《四世同堂》,分上下两本,一共1200页。分部也不同,原来的三部,分别是:惶惑、偷生、饥荒。而这个版本,却是小羊圈、偷生、事在人为。昨天读完的上,刚好到这本的294页。接着这本读吧,能少读约300页,且看看有何不同。 

这本的插图相当精美,插图中的人物和我心里所想象的差不多,基本都能对上号。

这是祁家全家福,四世同堂。正中间坐着的是穿长袍的祁老太爷,后边站着他的儿子和儿媳,祁天佑头戴西瓜皮帽,蓄着小胡子,一副商人打扮儿,他是布柜的掌柜。他媳妇儿,病恹恹的,脸很瘦。右边是祁天佑的大儿子,祁瑞宣,平头,也是长袍。怀抱小妞妞的,是他媳妇儿小顺子的妈,韵梅,顶能吃苦耐劳。左边,西服瘦脸喜眉笑脸的是老二祁瑞丰,胖胖的歪着头,卷发的,是老二媳妇,顶洋气,后来改名儿了,叫菊子——像个日本人的名字吧。最左边的高个儿,是祁瑞全,哥仨属他最小,学没上完就偷偷跑出城,抗日去了。祁老太爷前边站着的,是重孙子小顺儿。多么和谐的一家人,四世同堂,儿孙满堂,如果能这样生活下去,祁老太爷该是多么的高兴啊。

 

汉奸胚子露头了。冠晓荷领着日本人来抓钱默吟。长褂,一手扶门的就是诗人钱墨吟,现在的他是相当富态啊。戴着礼帽,帽子拉的很低不敢抬头看,而只敢用左手指人的,就是卖友求荣的冠晓荷。扭着头,不愿看的是白巡长,这是他的差事。他,不能不来。画面中还有两个日本兵,长长的刺刀,闪着寒光。

 

诗人从监狱逃了出来,凭着一口气儿——教冠晓荷看看,我还没死在牢里——而蹒跚来到冠家。扶着他的,胖的是他的亲家,金三爷,最后发了怒,把冠晓荷给打了,直到姓冠的求饶——爸爸,别打了!这是什么告饶的方式,不是太明白。左边扶着的是祁瑞福。牌桌上的四人,卷发的是大赤包,正对门口坐着的,就是冠晓荷,背对着而表情倨傲的,是李空山,后来的特高课科长,现在还没做到。另一人,是他领来的妓女。冠家生活很滋润啊,沙发,吊灯,洋酒,画插图的,用心了。

 

这是新民会组织的第一次游行,庆祝保定陷落。保定沦陷,而要学生游行庆祝,也真难为新民会的这群汉奸能想出这样的馊主意了。抱着彩旗和校旗的,是正在巴结蓝东阳的祁家老二,祁瑞丰。他对面站着的是新民会的干事蓝东阳,歪眉斜眼,蓬头垢面,抽着烟,还抱着点名册——祁瑞丰不愿意独自出面去组织学生游行,蓝东阳不得不亲自上阵。

 

这是冠晓荷宴请蓝东阳,为了巴结新民会的干事,想进入新民会做个官儿呢。这个里边的人物,有点对不上号,哪个是高弟,哪个是招弟,哪个又是尤桐芳,无从区分了。托腮的该是高第,拍手的是招弟,而背对着我们的,该是尤桐芳?“高第低下头去,她不喜欢这个又廋又脏又难看的诗人。”

 

这幅插图,让人看不明白,脑海里,完全没有这个画面,翻了半天书也没搞明白。大赤包领着的,是蓝东阳和冠晓荷?那,门里门外站着的又是谁呢?该是大赤包当上妓女检查所所长,而祁瑞丰当上教育局庶务科科长,互相道喜吧。可又不太对头,为何门后还有一个人?一脸警惕,谁呀这是?

 

大赤包所长端着架子,拿出了所长该有的派头来。点烟的是她最得力的太监,高亦陀。这个庸医,总算熬到出头之日了。冠晓荷,费劲心机没做成官儿,地位下降了,立着,陪笑。

 

这是在祁家,围着围裙的是小顺儿的妈——祁家现任家主,干练,能干的韵梅。印象中,她总是在厨房忙碌,很少到别的地方。这幅图,该是瑞宣在学校辞了职,到英国大使馆找到了差事,而使得冠晓荷们找上门来道喜,要求喝酒,要求打牌庆贺一天的。和韵梅说话的,是大赤包还是老二媳妇儿,记不大准了。这个版本的《四世同堂》里,居然只有一副插图,而删掉了对应的内容,奇怪。

 

 

这是特高科科长李空山和大赤包的小女儿招弟。大赤包要巴结李空山,为了做官儿,给他预备的是大女儿高第,却因为高第憧憬自由恋爱而冷落李空山,李空山几天没去冠家,大赤包就着急了,派了她的心头肉——招弟,年轻漂亮,决不会干傻事儿——去请李空山。结果两人成了好事儿,气坏了大赤包。

 

监狱,钱先生住过,而今轮到瑞宣了。为什么被捕,还不知道。上本书就看到这儿。

继续换书接着读去。

 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