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样的死法

《四世同堂》读完了,小羊圈的芸芸众生却还在脑海里浮沉。活着看到胜利的,值得欢呼。而那些没能坚持到胜利的人,却教我印象深刻,索性来盘点一下众人不一样的死法吧。

最壮烈的死法——钱仲石。钱家老二,司机。拉了一车日本兵撞下山崖,与敌人同归于尽。应该是第一个慷慨赴死的人吧。誓不做亡国奴,而以一己之躯博得数十敌兵同归于尽,何其壮烈!

最没出息的死法——钱孟石。钱家老大,中学教师。其父钱墨吟被抓,自个儿居然被气死了,当然,书中所述好听点——“病故”。得了什么病?还不是连吓带气,才丢了命的。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啊。只是,死的也太没出息了点。

最悲情的死法——钱太太。以头碰棺材死在大儿子的葬礼上,为其殉葬。实在是生活没了希望,俩儿子都没了,丈夫也被日本人抓走,生死不明。安分守己的一个旧社会妇人,失去了活下去的依靠和希望,只有选择死了。

最具代表性的死法——祁天佑。这个布店的掌柜,被诬做“奸商”,游街示众,然后跳河自杀。他的死,代表着被日本奴役下的北平商业的死亡。店铺没东西卖,布店没布,肉店没肉,粮店最后也只卖杂合面了,还是限量供应。

最无辜的死法——小崔。人力车夫。因送祁瑞丰去开会,遇上日本特使被刺又抓不到真凶,误打误撞的被挑中顶死。小崔,因为有了包月的活,舍不得放下,没有走出北平去杀敌,最终稀里糊涂的被砍了头。真是无辜。一同受刑的还有个汽车司机。亡国奴的生活,连命都不是自己的。被砍头,只是博了围观的众人一乐。

最不甘的死法——大赤包。误会,一定是误会。堂堂妓女检查所所长,女光棍,铁杆女汉奸,日本人怎么会舍得抄家,怎么会把她下大狱?大赤包想不通,久而发了疯,不甘地死在了日本人的大狱中。

最滑稽的死法——冠晓荷。这个日本专家鉴定过的“超等良民”,连最狠毒的特务机构都不舍得杀,最后却因为拉肚而被活埋。这是日本人粮食军管后,限量供应杂合面,吃不饱,还要拉肚子。超等良民居然稀里糊涂地被怕传染病的日本人“消毒”——活埋了。真是够滑稽,够讽刺。

最诡异的死法——祁瑞丰。这也是日本专家鉴定过的“超等良民”,得分仅次于冠晓荷。因为想混顿饭吃,冒充特务去蓝东阳处被抓,当晚祁家被扔进个包袱,包着祁瑞丰的衣服。没混上一口吃的,却把命丢了。这也许是老舍先生还为四世同堂的祁家留面子,没受刑没枪毙也没砍头而死了的,只是给人的感觉很少诡异。

最痛心的死法——小妞子。四世同堂的祁家最小的一位。因不吃杂合面饿死了。死在日本投降之际。死在胜利来临前夕。她还是一个小孩子,是接受还是反抗,很多时候还没得选。除了吃。妞妞不吃杂合面。妞妞饿死了。让人揪心,痛心,落泪。老舍先生也真狠心,好端端的一个小女孩儿,咋就教饿死了呢?

最有血性的死法——小文。这是一个痴心于艺术的戏子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若霞在舞台上被喝醉的日本军官打死,小文跳下舞台,抡起了椅子,教醉鬼脑浆迸裂。匹夫一怒,血溅五步。有血性,真男人。

最有人情味的死法——李四爷。这个热心助人的老大爷,被抬出来做里长,受尽委屈,在最后一次防空检查里,被日本兵打了两个耳光,老人奋起反抗,和日本兵打做一团。日本兵走后,看到躺在地上的老人,大家都哭了。李四爷回家躺了几天,就走了。丧事很隆重,大家都敬佩李四爷的为人。

尤桐芳死在救若霞的舞台上,侠义。招弟被祁瑞全杀死在山洞里,痛快。孙七拉肚子也将被活埋,知道必死而没有哀求,自己跳进坑里去,勇士。怕死的蓝东阳以为躲到日本就能平安,不料正遇上日本本土受盟军轰炸,死得其所。

小羊圈里不一样人生有着不一样的死法。死去的,有为虎作伥与虎谋皮的大赤包、冠晓荷、祁瑞丰、蓝东阳、招弟,他们是一类人;也有激烈反抗的,不多,就钱仲石一人;而被逼无奈,奋起反抗的小文、尤桐芳、李四爷、高第等。而默默死去的,亦不在少数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