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你来,总算没让老师失望

有你来,总算没让老师失望

今天下午第一节在二班做作业,事先声明,到下课作业本没交的,等放学去我的办公室去做,让来接你的家长多等会儿。平时喜欢磨蹭的,借口不会做而做小动作玩的,可得注意了。为了能很快完成,又把易错点又逐题强调了一遍(练习本上前天做过,昨天又交流思路一节课),都没问题了发本开始做作业。期间,有人来,有问思路的,有问格式的,虽一再强调,但看到他们上心了,也就耐着性子给他们说。
下课铃响,仍有5人作业本没交上来。原森等下课铃响才第一次拿来让我改——这家伙都会,就是做作业磨蹭,考试成绩也不差,就是平时懒散——直接告诉他放学去我那儿,看他眼圈红了,也没给他再改,只是告诉他放学再说。不让你着急一次,永远不知道快点。
后两节没课。放学铃响,心中不免忐忑——即怕学生来被领导看见批评,又怕学生不来,存在躲避的心理。即使强行去把他们喊来,定然是和我耗时间。忐忑中,看远处学生在排队回家,心中不免为自己找借口: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吧。别等到和你们来真格的才知悔改。又在心中祈祷,但愿那几个偷跑的学生,心中能有一丝愧疚感,以后能好好听讲,抓紧做题。
回到办公室,又等了几分钟,崔莹莹拿着作业本跑来了。看到她来,心中大定,还有听话的孩子啊,最起码有想学好的意愿。问其他人呢,答他们说等周一再来让你改作业。
嘴里表扬着崔莹:你比他们都强。心里慢慢恢复平静。感谢你,孩子,没让老师彻底失望。

不完整的教育方式

不完整的教育方式

2013-11-15

一直以来,总是不敢惩罚学生,因为曾经的伤。对完不成作业的人,总是没有刻意要求过,课堂上我尽力要求,你写好不写也好,反正我告诉你,该写。寄希望于能用自己的和颜悦色来感化他们,回到好学生的行列来。实际上,这样的环境里,后进生基本处于放任自流的状态,全凭他自觉。
直到期中测试。这学期分成了两个班,每班二十几人,每节课都努力要求自己,不曾荒废过。可两班各有十人不及格。猛然醒悟,放任自流的后进生,他们思想上不重视,光凭温言好语怎么可能触动他。
没有惩罚的教育,是不完整的教育。